江宁新闻网

龙虎网首页|网站导航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广告热线(025)84687180 新闻热线(025)84686051

当前位置:手机网 > 悦读 >

辛丑年伊始,“发扬为民服务孺子牛、创新发展拓荒牛、艰苦奋斗老黄牛”这“三牛”精神,成了很多人砥砺前行的“精神指引”。牛年话“牛”,老牛身上那股子韧劲、默默奉献又踏实肯干的稳健,恰似我的家风传承。

我大姐生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,这是最能吃苦耐劳的一代,早年家中兄弟姐妹多,父亲又常年在外地工作,只有逢年过节才能与家人团聚。“长姐为母”,从小就善良顾家的她,正如鲁迅先生诗中的那句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。她高中毕业,就匆匆去了大坝修水利,一个妙龄女子,却干着壮年汉子的肩挑背扛的苦力活,只为多挣公分减轻母亲养育一大家人的艰辛。每次工地上发大馒头,她舍不得吃,就悄悄用手帕裹起来,带回家给家人吃,她就像我们家的“孺子牛”。后来幸运地做了人民教师,她视学生如子,曾听外甥女多次提起,大姐对于那些家中极度贫困的学生,总是用自己微薄的收入,给学生买书本文具,她曾多次被评为“模范教师”,也一直用行动与爱心,默默地俯首奉献,甘愿做学生的“孺子牛”。

若提到开拓进取,敢为人先的“拓荒牛”品质,我们家首当其冲让我想到的,就是我做警察的父亲。父亲在省公安干校毕业后,被分配到人烟罕迹的子午岭大山深处,那里地处秦直古道,群山环绕僻静荒蛮。当年,父亲随一批批司法监狱系统的警察奔赴陕北,那时血气方刚的他们,以一种“不日新者必日退”的劲头,真可谓立下“愚公移山志”,用父亲常说的话就是“逢山开路、遇水架桥”,因地制宜而又借力使力,硬是把那片荒至了千年的土地,开垦成良田千顷,场部、监狱、医院、子弟学校、各个站点齐备的“陕北小江南”。

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,父亲常年在外工作,母亲则像一头默默耕种的老黄牛,除了春耕秋收,为我们做一日三餐,还得织布纺线,裁剪缝制一家人的衣服鞋袜。儿时,常常是一夜睡醒,睁开眼还看到母亲在煤油灯下,为我们缝补衣服或纳鞋底。我也传承了母亲的这种“老黄牛精神”,高位截瘫虽将我困囿于轮椅,可我用灵活的双手洗衣做饭,在儿子幼小之时,还为他缝制棉衣。这些年来,我一边辅导他的功课,内心也随他共同成长,我把心语倾诉笔端。当我的文字在全国各地的杂志和报纸像鲜花般不断绽放,我也幸运地加入省作家协会,还被文友戏称为“女版史铁生”。

一次与儿子聊天,他说,篮球明星诺维斯基就是他人生的“图腾”,失败多少次都不轻言放弃,而妈妈身上也具备这种特质,其实就是一种脚踏实地,锐意进取,积极肯干的“老牛精神”,一次次带给他力量与勇气,而具备了这种精神,人生就总会迎来柳暗花明。

李仙云

[收藏此页]

[作者: 编辑: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