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宁新闻网

龙虎网首页|网站导航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广告热线(025)84687180 新闻热线(025)84686051

当前位置:手机网 > 悦读 >

白露过后,秋分未至,却见秋霜白了瓦檐,白了草茎。

 

秋霜来时,在夜里。鸟雀睡去,风睡去,唯有警觉的犬梦醒着,白日里的水汽就悄悄然落在了瓦檐树木和场院的草垛上,及至天色将明未明之时,随着气温骤降这水汽便凝华而成了数以万计的小冰晶,寂寂然地醒在万物的表面。晨起,鸟声醒来,徐风醒来,掀开庭院的门扉,却见秋霜轻轻地覆着,像昨夜的幻梦,那么优雅,那么明丽。

 

秋霜有若昙花,带给人的却是一份欣然与讶喜。

 

于是,望霜的人虽开得了庭院的门扉,却又默默回过头来,望着瓦屋出神。平日里的青青瓦舍,此刻被一层薄若蝉翼的梦裹着,悠然宁谧:青瓦白霜,瓦色衬映着霜之晶莹,霜色隐逸着瓦之安谧,白里隐现着暗青,青里透射着洁白,这瓦屋因此而多了一份遐思与猜想——若起伏的画布,若着色的纸页,只是不见秋的画笔。哦,那几只顽皮的麻雀不就是秋之画笔的杰作么?它们默然立于屋脊之上,缩着头,似乎做着昨夜未尽的梦。突然之间,不知是哪只突兀叫了一声,沉默的三两只唤醒了似的,跃动着,从瓦脊上跳了下来,落在瓦楞间,谁知这瓦楞间却是落了霜的,角质的爪子打了滑,“呲溜”一下滑了下来,翘起的翅羽扫起一尘薄霜。望霜的人默然笑了,这秋霜,这秋晨,这秋霜染白了的秋晨的鸟雀。

 

折身出得门来,早起的鸡群已然围了场院的草垛,争抢着啄食草茎上的晨霜。落了薄霜的草茎,已没了夏日的柔韧与迷丽,干硬地立着,鸡群的尖喙啄上去,草茎猛然拽动着身子,晃了晃,那薄霜便窸窸窣窣地纷飞着,落在鸡群的尖喙上,眼眸间,鸡群使劲抖了抖脖颈,默然立着。良久,又铆足了劲向下一枚草叶啄去。这情景,不禁让人想起“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”的诗句,只是,这情景里多了一份雅趣,一份悠然的散逸情怀。

 

信步上得山来,霜迹已散,唯有湿漉漉的珠露安卧在草叶的内心,耀着光,明灭有致地亮着。顺着逶迤小径翼翼进得田地来,萝卜叶子田田的绿着,在大把大把阳光的照耀下,泛着明丽的光芒。俯身,轻轻地抚起一枚宽大的萝卜叶,你会惊喜地发现,在叶子的内心安卧着的不只是晨霜融化的珠露,还有不知名的小虫,它们围着珠露正在吮吸着,吮吸着昨夜梦的甜蜜,那样专注,那样安静。落霜之后的萝卜此刻会是最嫩的,这是母亲告诉我的,于是,我双手拢了叶子,顺势摇动着拔起了一颗,白胖修长的身子,真不愧是大地养育的闺秀。轻轻地用指甲戳一下它的肌肤,便见明亮的汁液流溢而出。母亲说,秋天是做菜的好时节,尤其是薄霜落过,像萝卜、甘蓝这样的菜蔬才会熟透,性味也是最好。

 

眼下又是秋分将至时,晨霜也如期而至了,故园的薄霜又该是染白瓦舍田园的时候了,经霜的叶子,跳跃翻飞的鸟雀,啄食薄霜的鸡群,它们又该是迷丽出一幅怎样的图画呢?

 

秋分至,秋霜白,念想长长,挂牵旖旎。

[收藏此页]

[作者: 编辑: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