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宁新闻网

龙虎网首页|网站导航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广告热线(025)84687180 新闻热线(025)84686051

当前位置:手机网 > 悦读 >

我的老家在溧水。前段时间,我将母亲从溧水接到江宁。饭后,我们一家人陪着母亲在家附近的秦淮河风光带散步。

 

圩堤上的人们或漫步而行,或慢跑而过,或三三两两坐在长椅上轻声交谈,暮色四合的夜空弥漫出幸福闲适的都市风情。“豆豆,这是你说的那条‘家中的河’吗?”母亲用手指着圩堤下的秦淮河笑问。我的女儿豆豆“咯咯”地笑,“家中的河”是她对秦淮河的昵称。

 

溧水的柘塘和江宁的禄口隔着一条秦淮河。每次回老家,车子开过乌刹桥,我有时会无意说起“我们到家了”的话。返程经过此地时,我又说同样的话。次数多了,女儿有一天望着乌刹桥下波光粼粼的秦淮河,惊喜地说:“爸爸,这条河的南岸是家,河的北岸也是家,这河不就是从家中穿过的一条河吗?”

 

“家中的河”,多么温暖的称呼!每次女儿提及,都好似缓缓流淌的秦淮河的碧波在心中轻轻漾动,生活中所有的粗糙都似河底的鹅卵石一般圆润起来。

 

二十多年前,身着绿军装,胸戴大红花的我乘坐武装部送新兵的客车途经乌刹桥时,“家中的河”就是分界线,河的南岸是家,河的北岸则是远方。母亲目送我坐的车远去,冬日阳光下她渐已花白的头发,好似河两岸早已枯萎的瘦草。母亲眼中的莹莹泪光,也已印在桥下那澄澄清水,湛湛寒波里了吧?

 

在军营静谧的夜里,细浪轻拍岸堤的秦淮河水,似乎总在我的心中轻轻地流淌着。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了江宁方山某部。那时,妻子在南京做导游,每次带团到夫子庙时,都会站在文德桥上向四方来客介绍秦淮河的历史。在游客自由活动时,她总是倚在文德桥的栏杆上低头俯视那条轻泛涟漪的河水,只因沿这河水逶迤而行,便可到我所在部队的驻地——方山,她期盼河水能寄去她的思念之情。

 

如今,我常带着女儿到秦淮河风光带看大河。“大美江宁美如画,波渺渺,柳依依,清清的秦淮河水将我哺育长大……”女儿在作文中这样写道。泛着清清涟漪的“家中的河”,早已流淌在了女儿的心里,母亲的爱也似那温润的河水将我环绕,恍若初冬河上的粼粼波光……

[收藏此页]

[作者: 编辑: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