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宁新闻网

龙虎网首页|网站导航
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广告热线(025)84687180 新闻热线(025)84686051

当前位置:手机网 > 悦读 >

昨夜似乎做了个梦,我梦见年少时的自己,梦见记忆中的家乡,梦见了一些人和一些事。虽然现在所居住的地方离家乡并不远,可是有时我还是莫名地想起家乡,想起记忆中的故人,想起很多很多……隔开的,不仅是距离;远去的,又何止是岁月!

 

人生中第一个家是在长江下游的一条分支——青弋江边。记得年年春天时,院子里有几簇娇艳欲滴的月季,最被小伙伴们羡慕了,我偶尔也偷偷地摘几朵送给她们,她们好生感谢;院子角落里有一棵老梨树,花开时洁白胜雪,素净淡雅;稀稀疏疏还有几株桃花,灿若云霞,盛开着诗经的繁华……

 

推开前门,扑面而来的是依依杨柳,柳林下滟滟水波无声流淌。暮春,柳絮飞舞,便是我们最开心时,和小伙伴们在柳林中奔跑、嬉戏,摘下柳枝编些花环戴在头上扮“八路军”。柳林中有棵歪脖子树最让我们欢喜,我和最好的小伙伴——王慧,经常在这棵老树上荡秋千。小学那几年,几乎每个礼拜天,我们都要在一起疯玩,后来小学没念完,她就回四川外婆家了。临行前,我们在照相馆合了个影,约好等到二十岁时在峨眉山相见(她家住在峨眉山附近)。之后,我们一直书信联系,然而,两年后再没收到她的信了,一连给她去的几封信也如石沉大海……

 

就这样,以后的几年里,我以为她已经忘了我,就在将要渐渐淡忘她时,一个秋天的放学路上,遇到她的父亲。我赶忙询问她的情况,她父亲难过地告诉我,她已经不在人世了……我简直不敢相信她父亲所说的是真的。当晚,我抱着那棵歪脖子树,回想着曾经一起无忧无虑、开心玩耍的样子,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,这不是真的,她一定还在,可心里悲痛不已。

 

二十岁那年,出于生计,我去上海工作了。闲暇之余,每每想起峨眉山,想起我与她的约定,心底一阵阵苦笑,世事无常,造化弄人,有的人已别离这个人世,而留在这世上的人却总要面临着别离,生别离也好,永别离也罢,终是悲莫悲兮!

 

后来,青弋江边的家因为江堤改造而被拆除了,我也曾回去过,那里早已夷为平地,连过去的一点影子也无法寻觅,只有堤下那滔滔江水依然无声无息地流淌着。岁月变迁,时光流转,物不在人已非,过去,是永远再无法回去的过去!

 

梦里的家乡、梦里的杨柳、梦里的青弋江、梦里院子中盛开的花儿,亦只能出现在梦里,梦里花落知多少!

[收藏此页]

[作者: 编辑:]